当前位置: 首页> 友情文章

孤独,及其孤独的

发布时间:20-05-24

』 α

所有孤单的人,щ都曾经是异数,与主流,与大多数格格不入,但这造就深度与光芒。

—&mdaяsh;题记

看到雪小禅粒▲粒字迹,一行行字蹿目,我相信他内心也有一处是孤独的,光影深处是芳草萋萋,是生活或实物无法企≠及的,只有文字可以在那久违晦涩的孤独及其孤独之处φ可以肆意的张牙舞爪的袒露心房,心扉不会∴紧闭,心墙不会高垒。

值时,眼睛酸涩,心神荡漾,内心复杂到了极点,其中有着激动,有着羡慕,有着伤感,也有着寥落,甚至差点落下泪来。羡慕她可以把孤独品臻的如此细腻和单薄,丝丝如缕|︴()〔〕;我想≤大凡喜欢文字,或好文字的人,内心都有这般芳草花地,花开,一期一期有期,美好到熏鼻;花落,一季一季又一季,孤独到凄迷。

°゜

雪小婵,三毛,等,与孤独有染的人儿,我都愿奉他为一生的知己。我虽读过佳作甚少,期间感动过,欣赏过,敬佩过,也顿悟过,但能够如此契合心意,直抵灵魂深处的,不胜多句。当然,并非每个路┒过的人,都会为之停留,将它安放在心间ⓥ,拥枕入眠。因为懂得,所以才知晓其中的意味。︹︺︻

“所有孤单的人,都曾经是异数,与主流,与大多数格格不入,但&这造就深度与光芒。”雪小禅的如此简短的一句话,却蕴含着无数的辛酸,¨隐忍,迷茫与孤⿷独。试想,一个人在追求精神的自由,追求一个不被人理解的事物,需要为之付出多少沉重的代价,多少不为人知的努力。

布鲁诺被杀死的时候,还坚持着自己。他妖言惑众吗?认定太阳是核心,地球围着它转。这是几百年后连小孩子都知道的真理,却以最恐怖的异类被灭亡。哥白尼一定嘲笑过人类的无知,可是,无知却是主流,是┍大多数,是盲从。

我坚信,说此句话的『人,定是一个内心丰富,又很独自的人,有着自己执着的信念和★与世俗抗衡的勇气,看似微弱,实则决绝。也许,他的朋友很少,甚至只有两三个,但这些朋友一定能够读懂他的寂寞,明晰他的心。其实,朋友再∽多,如果没有人懂你,也相当于一个没有。蓦然想起林徽因讲述的一个关于▌徐志摩的故事。说徐志摩在英↓伦⊿皇家学院进修时的一个夜晚,外面下着滂沱ↁ大雨,而他却不顾换衣服、带雨具,兴奋的像个孩子,向雨中奔去,只为在第一时间看到雨后的虹。

这一举动,无疑会被旁人视为❤另ぷ类,理解为疯狂,因为正常的人怎会去做如此愚蠢的事,彩虹什么时候不能↕见,雨后可以,报刊上可以,电视里也可以,有〾必要在漆黑阴湿的夜里,独自等在大雨中?▲然而,徐志摩却说,这是完全◥诗意的信仰!他甚至可以走几里路去采一茎花。费尽周折,放下手里的一切☉,只为一种特异的境遇,一时特殊的感动。可见他对理想的执着,对艺术欣赏的认真,对体会情感的切实。然而,对待一件事物,往往越是执着,越是痴迷,能够理解你的人,就越是稀少。孤独,是必ч然的;坚守,亦是必然。ⓛ

一位影子对我说,他向往精神的独立,身心的自由,渴望同三毛一样,背上行囊,寻找属于自己河西,扑捉美好时光,然而,当他站在熙攘的人流中,却∈发现,自己连孤独的勇▄气都没有,也许,他应该像多数人一样,安于现状,收敛自己的锋芒,毕竟,自己是如此的渺小。然,当他静下浮躁的心来,又发觉孤独并不是可耻的,它分明可以让自己听到发自内心的呐喊。其实是自己,一直活在别人的眼光╱╲里,仿佛离开了他们,就将⿲失去自己。

我们都属于喜欢孤独,欣赏孤独,甚至有时沉溺于孤独,明知道,自己要规避孤独,不作一个瘾君子;其实,谁又懂得,孤独及其孤独的人,内心对阳光的渴望,并不是那种天然的那种“性趣”去把玩孤独,偏执于别人另眼的异数。

不是贱于孤独的忧伤或凄凉,而是懂于孤独人别样〢的世界。因为,他们是不被理解的,就如一个文物,只有懂它历史及其故事的人才懂得它的价值;孤独,确实归为异数,它是抽象飘渺的文化的文化遗产。人们一向很容易,趋时К,▬盲目追逐。梵高,生前,谁能品味,分享他的孤独,然而,在他逝去后,经久,予他冠名为异数。现代,更多的好于▷文字者,都孤独的,异流的;因为,一个个孤独的星星,陨聚,才燎燃于文坛。

和孤△独上了床的人♠,都须要付出沉重的代价,甚至被人视★为异数,可是谁人解愁除诌。然,当我们真的和时间站在起跑线上,和孤独并肩作战,我们贴心于尘间,于孤独轻舔,才能动心读出青涩眷恋与于世长伴情美愁卷。我想,我们每个人,最后与孤独沦陷,都会想对孤独说,我本想拥抱美好,却一如拥抱你,还装了个趔趄满怀Ⅺ。

只有迷茫过,停在心来,才能够看清现状,只有经历别人不理解的经历,你才不愿意诉说,才不知不觉的把自己安放,被别人归类于异数;孤独,是一个人的孤单,一群人的狂欢;异数,是一个自然数科学Φ计数法,一群≥人的天文数字。

孤独,及其孤独的,他们往往与世,格格不入,不是放弃阳光,更不是自取灭亡;而是,自甘作一泱绿色,孤独的汲取阳光,给万物供氧,用自己竭力撅起的孤芳;爱的供养,捐阳献粮。

QβQ312517338

文/簖箫残语

DAY2015042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