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> 亲情文章

诗情二月天

发布时间:20-05-19

昨天艳阳&高照,今早风云突变。让我不得不领略“乍暖还寒二月天々&rd┛quo;了。
  『
  两点一线的生活,已迟钝了感官,二月的变化,在大街小巷中难以察觉,行道树还是顶着一头的暗绿,只觉得耳边的风有一点暖意,‖一阵阵的,不那么刺骨了。春的讯息总先发到枝头田野,到达城里还须一些时Σ◆日☆。我有些急不可耐了。正好学生的试卷中有王安石《南浦》У诗的鉴赏,让我在课堂上读到了春的气息。
  
  “南┘浦东冈二月时,物华撩我有新诗。含风鸭绿粼粼起,弄日鹅黄袅∽袅垂。&rdqu√o;二月是大地复苏,万象更新之初始,经$过一个冬天的蛰伏,诗人的心被羞涩的春姑撩拨得۩..心旌摇荡,不能Й平静。他用鸭绿形容春风吹皱的水波,用鹅黄代称风中婀娜的υ新柳。可谓别出心裁ↈ。二月的水还是满池的清冷,蜉蝣生物及水中的主人正睡眼惺忪,水清得像绿毛鸭,带有光亮,清澈〆透底。河边的杨柳垂下身子,脱掉了冬装,换了一件鹅黄的春衫,在春日里扭动着曼妙的身子。
  
  那刚冒出点头,嫩嫩的,黄黄的,像刚Ↄ破壳而出۩的雏鹅,毛茸茸的,可◤爱至极。这时我想起了贺知章的《咏柳》诗句,Ⅱ“不知细▼叶谁裁出,二月春风似剪刀。”那细碎的叶,就像母亲在春节时剪窗花掉落的纸屑。
  
  二月天让杨柳著了色彩,变了体型。哪怕是细微的,古★人也能以他们闲适之情,敏感之心捕捉到笔下。二月是年之始,春之初,文人词客喜欢她,有如情人初恋,让人心怀惊兔,情思难抑。不像仲春、δ暮春时已疲惫了情,惰懒了笔。
  
  春天我也是喜欢的。这喜欢∮带有强烈的质感。我上学路要经过一圩堤,只有春天即使下雨也不粘脚〥。古谚语说,春雨不烂路。小的时候不懂其中道理,大了才知道缘于气流′上升,大地蒸腾。不然风筝是放不上天的。清人高鼎在《村居》中“儿童散学ↀ归来早,忙趁东风放纸鸢。”写的就是“草长莺飞二月天”。
  
  其实对二月的记忆是从影片《早春二月》开始的。少年懵懂,岁月混ⓥ沌,各个时令节日,全由大人打理。“春雨惊春清谷天,夏满忙╫夏暑相连”仅仅将它作为口中的韵文。《早春二月》就以声光电的形式跌跌撞撞地走到我眼前。不知道二月的特点,看不全片中的内容,不晓得是柔石的作品,更不懂二月是“惊蛰&rdquo↘;的早春,是唤醒万物的春钟。
  
灬   二月的春还是浅浅的,淡淡的,让人惊诧得不能碰。可寒流总是不时披着白色战袍◎,杀个回马枪。韩愈在《春雪》中写道:“新年都·未有芳华,±二Д月初惊见ↆ草芽。白雪却嫌春色$晚,故щ穿庭树乱飞花。”是的,雪是春的使者。只有寒尽,才会春生。
  
 ▕ 』二月的天,是稚嫩的春,ζ催生①着二月的诗。稍加搜集,诗如雪片,叠叠层层,应接不暇。“竹笋初●生黄犊角,蕨芽已作小儿拳。试挑野菜炊香饭,便是江南二月天。”、“感离愁,甚情况。春☉风二月桃花浪。”、&ldqu∴o;洪波激湍归何处,二月桃花满眼流。”……想必张志和的“西塞前山白鹭飞,桃花流水鳜鱼肥”,虽无二月两字,也应是二月的风物了。
  
  “江南二月春深浅,芳草青时,燕子来迟。”今年的春来得算早的,燕子也归来的。这不,春日融融,一对燕子呢喃着向高空掠去。⿻如此之情,怎不叫人感慨:一对燕子排云上,二月诗∏情到碧霄。
  
  好一个诗ы情江南二月天。